• 我们永远的爱——家 仇宏宝 我们永远的爱——家,因为家就是祖国,就是我们生息繁衍的地方——我们在这儿出生,我们也终将在这儿归根……我们的家有着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的广袤土地,有着丰富的矿藏,茂密的森林;更有川流不息的大江湖泊,峻秀无比的高山丘陵……家—...

  • 一条叫水与一条叫涢水的河流在这里交汇,勤劳智慧的人们在它的心脏筑坝为湖,称之为白云湖,湖水清澈甘冽,千年如斯地将这里的人和土地滋润和呵护,经二千多年的沉淀,二千多年的蕴润、二千多年的积攒,打磨成一个水灵灵的千年古城。它,就是生我养我倦我,让我记得住...

  • 总有些时候莫名的失落,没有来由,就如同这深夜近凌晨一点,辗转反侧,想着不如给一位朋友写封信吧!写着写着,突然心情开朗,我长得还蛮好看的,有很多喜欢我的人,还会写诗,对人真诚,还很上进,我做了这么好的自已,还有什么不满意的呢? 我曾问过许多朋友一个问题...

  • 心里有座城。 是长满麦子的地方。 狐狸看到麦田会想起小王子,可我只能想到麦子。 我去过一些城市,还有很多想要去的地方,可我知道它们都跟她不一样。 我的城里没有居民,却不是座死城。内城有满天星,外城是金色麦田。很多城中人口越来越多,人心却越来越冷。它们有...

  • 小时候我们的世界很小,拥有的也很少,可却愿意将自已觉得最宝贵的秘密分享给好朋友,可以将自已觉得最珍贵的东西,毫不犹豫的送予别人。如今我们的世界很大,拥有的也很多,可却不再随便将自已的故事分享,对于赠送礼品,也会带着综合考虑来衡量。也许你会说这是一种...

  • 沉醉

    2017-12-25

    昨夜暴雨前有一声惊雷,将我从梦境带回了现实。我睁眼,却只能面对这无尽的黑暗。当降雨来袭,我再无了困意,亦或是因为这么多时日里,我有着太多的时间是在睡梦中度过,才恰在当时清醒如澈水之泉。不得不承认,梦境很奇妙,对于我这个对现实没有几分把握的人有着太过...

  • 门口的那一片竹林 龙海孤魂 在我老屋的门口有一片竹林,每年无论怎么忙,都会把死竹子砍出,给它们扎好竹篱。从小喜欢竹子,可能是竹子宁折不弯的骨气和中通外直的性格,以及竹的朴而淳厚,品清奇而典雅,形苍劲而挺拔,更有竹之心虚有节的气质。 小时候,父亲会编织竹...

  • 前些日,突然想起小时候的怀旧零食农家自产干蚕豆,于是忍不住让母亲从老家带了一些解馋。 晚上,我便学着小时候母亲炒蚕豆的样子,在煤气灶上不停地翻腾炒熟。待蚕豆皮焦、拍锅声音清脆时,出锅,凉冷后,享用。一碗干蚕豆,还是熟悉的模样,黑乎乎沉甸甸的,顺手抓上...

  • 在西南三省,有相当长一段让人着迷的历史,我说的是清朝以后到解放前的这段时间。金银,土司、马帮、葱茏的山河,无尽的盐井 在听当地人讲述这些时候,真的有许多感慨;这跟我以往听到的故事完全不同。 就像南方人理解不了北方下雪时候究竟是什么状况一样,有南方的朋友...

  • 散文随笔 冬日里面的微笑 于公谨 冬日的早晨,寒色很深,显得有些清冷,也比较安宁;并不大的风,显得冷静,没有声音,只是在脸上留下淡淡的斑痕。路边的树上,还有零星的树叶在树上飘荡,它们在点缀着寒风,在抚摸着岁月曾经的梦,在不舍曾经的辉煌,在想表...

总:1176 页12345下一页尾页

赞助推荐

京公网安备 1101060200566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