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空,白色炽烈的光线,燃烧着。棉絮,旧的棉絮,掏过耳朵的,沾染上白色颜料,随意的在天空边缘,涂抹着,于是,那些白色的云彩,也有了纤维的质感,白色的,放肆的,线条飘逸,拉出了细丝的,却又张狂,横纵肆意。沸腾的光,还有凝固的斑,烙在地面上,地...

  • 青春岁月,大学相伴,他们却最终倒在了走向社会的校门口。...

  • 钦州。漩茨之下,瑶璧海包裹中,是为冀云大陆,东方之岛,是为钦州。从幕末到室兰,大约八百公里,有八九个小时的车程。现在是六月的夏天,是最炎热的时节,我正放着暑假。我和母亲坐在前往室兰的列车上,车窗外的风景不停地变换着。中途没有停站,这一列车是...

  • “我走啦妈””路上小心“ 今天是高三开学的第一天,我早早的来到学校,笑着对着恒川高中说:“加油,梦寐的师大我一定考上。”“嗨,小麦,开学第一天这么早”。“那当然啦,高中最后的生涯,勤快点。”说话的是我的死党,莫颜。别看这名字听起来文雅,其实...

  • 我学着你所喜欢的样子, 到最后一切还是回到了原点, 叛逆可艺,在不该爱的时候付出真心。 原来我并不是孤单的, 家,是我最终的归属。...

  • 青空

    2017-09-04

    从一个环保大使,肠胃炎发作的柔弱女子,没带钱包的无措,升旗仪式下也会有小动作的女生,被打时的倔强,不同的场景不同的她……...

  • “哟!小姐!今天也来吃面了?”临近面馆的拐角处,撞见了一个小哥。 “你!你是谁?”有些害怕地看着他,心里想着,这是谁?我认识吗?长得还不错诶! “......你忘了?昨天在面馆,你点了大肠粉干,我给你端了海鲜粉干...

  • 楔子葵阳麓。这里是钦州。我是一个人,不过我不喜欢人类。我的名字是杜恬须梅,这是我母亲取的名字。我很爱我母亲。我小时候身体赢弱,据说把女孩当男孩养容易养活。母亲信这一点。所以她给我取了这个名字,当男孩就叫杜恬须,当女孩就叫杜恬梅。虽然我还是觉...

  • ********* 走下了廊阶,正要弯身打开车门,打横里冲出一条人影。 “唐雅人先生,请问你知道你大哥正和辛氏企业的大小一姐相恋吗?” 他乍听之下,不觉一楞,立即温文的说道:“对不起,可以请你再说一次好吗?” “访问你知道唐劲风先生正和辛莎娜小一姐相恋...

  • 前言; 普通的青春,只因一段爱变得不在普通,在有限的四年青春里。 大学最美的时候遇见你,就没有想过某一天会失去,也不知你会抛弃。 本来以为两人可以变成一个人,可以相互理解,了解彼此。安逸度过 青春毕业后,我们分开了两地,一座新的城,想念,一座旧城的人,你...

总:168 页12345下一页尾页

赞助推荐

京公网安备 1101060200566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