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稀旧人影

推荐人:天天 来源: 爱散文 时间: 2018-01-14 00:01 阅读:

  珍惜陪伴在你身边的人,我们都不知道明天和意外,到底谁先来临!

  我自幼是生活在奶奶家的,因为奶奶眼睛得了青光眼,近乎已看不见,所以父亲一直照顾她,工作也没找,大多都是短工,随着别人的应诺而去的,记得小时候我大多时是没玩伴的,只有记忆中故乡那游曳飘摇不定的云彩,和梨树核桃还有樱桃树作伴。在后山,就是小菜园背后有一棵杏树,我常常爱爬上那棵树玩,现在却只记得春时满天樱花飞舞……

  种植梨树周围到处都是黄土,而且中间还有一个小凹洼,而我就经常用小盆子接水倒进凹洼里,然后和着黄土,捏娃娃,像我小时候是没艺术功底的,捏出来的大数都是缺胳膊少腿,但却也陪伴了我孤寂的时光。

  奶奶也会时常从屋里走出来,毕竟一人憋久也不习惯,出来透透气儿,虽然眼睛已看不见,但生活了多年的房屋,对于周围环境也是十分清楚的,这时她会喊我,陪我一起玩,坐在一张小椅上,给我讲一些小孩子感兴趣的事物,已是夕阳沉沉,斜晖穿过她的花发,望向昏黄天空和欲沉的落日,自己觉得也十分好看,这时父亲也已做好了晚饭,一家人彼此坐着吃饭,是一和谐场面,这段时光度过了幼时的童年。

  随我年龄的增长,读书的年龄到了,而我奶奶她们住的是个小城镇,为了让我能够得到更好的教育,把我送入了县城,我母亲一直有病住在我外公家,县城里外公家在,所以我也被送入了外公家,而我姐则是在更小的时候送入了外公家,因为奶奶家里经济条件不好,也只能支撑着平平淡淡的日常生活,所以外公外婆压力也大了,但好在有着娘娘,舅舅他们的支持,如今我和姐姐也完成了小学、初中、高中的学业,也已步入大学,奶奶家里也不经常去了,到了新年,和姐姐去看望他们一次,每次去都是感慨万千,无论是奶奶还是父亲,头发越来越少,颜色也是从黑逐渐变为花白,头发油油的,也不像我们爱美的年轻人一样,一天洗一次。可惜当时的我也不懂事,每次只想快速逃离,年龄段的代沟,我已不懂与他们如何交流,曾经的依偎已变成逃避,曾经的悉心问候变成了历来的问答,而我也很疑惑,小时候的我和奶奶关系亲密,父亲不在时只想粘她,而如今到底是怎么了?我看见小时候的我正在天真地望向如今的我,而现在的我也没得出答案,故乡奶奶家那一片云也是悠悠晃荡着,悄悄淡出了我的记忆。

  至我和外公外婆住时,条件好了许多,我也可以花钱不在像以前的我那样,一元两元的花。我也有了许多漂亮衣服,我也挺感激这一切。家里一直都是外公烧饭,做饭做菜可香啦,每次我姐放假回到家里忍不住会说还是家里的饭好吃,顺便吐槽一下学校的伙食,变胖了也会说家里的饭吃太多了,不行,外公在菜里油放多了 现在想起这些也是美好的回忆!如今外公外婆年纪也越来越大,平时摘葡萄,买东西的体力活也会交给我们年轻人,皱纹也逐渐爬向他们的脸庞,老态更加显现出来,而我以后也会更加注意,不会因为让我干活,从而满脸不耐烦而抱怨,现在细想,也怪自己太年轻……

  现在还记得大家婆,大家婆脸上永远是挂着和蔼可亲的样貌,她最喜欢叫我松儿,每次小学初中放学路上碰见大家婆,她总会慷慨的给我一些零花钱,生怕我没用的,每年新年去送礼,她总会给我们小孩儿最吉祥的数字,六八啊之类的,钱虽少,但是这份心意我们永远也不会忘记。现在她人已不在,和青山融为了一体,长眠于世,但我想只要我们记得她,她永远也没离开,而是化作了自然陪在我们身边。

  花鬓白发的他们,皱纹也一天天的增多,我亲爱的人儿们啊,我只愿岁月能够宽容对待他们,青春时的年华已全然不在,为了哺育儿女,也花了年轻时的心血。希望以后的日子里他们能好好生活,颐养天年,我们作为晚辈也应关心关注他们,不要以后悔之莫及。希望春风十里驻,回他年华姝。

  世上每个人都会容颜衰老,最是人间留不住,朱颜辞镜花辞树,韶光宛转,几时绿芭蕉,几时又红樱桃……

  逝者安息,生者更应背负他们的期许而活!每一个人都是不甘死去,死亡意味着冰冷、孤独…我们能做的是埋葬他们,永远记住他们!因为一个人真正的死去是最后记住他的那个人的去世。不知在那青松深处,在那沉穆的墓碑前……不知后人又能记否他们的名字?

  花儿落了明年又开,昨年芳华又有谁记?但毕竟是自然,没有感情,一切也只是遵循着自然规律,荣极必衰。没有像人一样丰富的情感,而我们是人,只为身边人与自己而活,与众携手,背负前人遗愿,揣藏自身梦想,于此前行!

  昔人驾鹤西挥,时人泪泗心碎。

  仰天啸叹如醉,力不随心而为。

  细雨脉脉日颓,光阴汝伴我随。

  春芳秋月不休,竟不知汝已悴!

  长风起然花褪,流光湿眼春飞。

  日去羽丰愧悔,心痕难言哭归。

  ——《忆昔人》

  ——幽谷剑兰生

赞助推荐

京公网安备 1101060200566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