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怖酒厂(上)

推荐人:天后 来源: 爱散文 时间: 2017-12-20 10:11 阅读:

  民国时候在城区附近有一家大型的酿酒厂叫“孙氏酒厂”,因为酒厂是老招牌,产的酒入口绵柔后味甘甜那生意别提多红火了,附近大大小小的酒坊几乎都来他这里定酒,现在酒厂做主的人称“笑里藏刀”孙义,本来是想让他延续老祖宗为人仗义的作风,可是到他这一代刚好相反,为人老奸巨猾,眼里揉不得沙子,阴险毒辣,如果不是他家的酒有祖传秘方销量好,根本不愿意来买他家的酒,但是还要见面陪着笑脸不敢得罪他,都知道他记仇,所以背地都叫他“孙阴”可想这孙义在别人眼里怎么样,这个暂且不提。

  第一任创始人孙德天原来就是迫于生计养家糊口凭着当地“土法”用自家产的粮食酿一些酒拿来卖贴补家用,出酒量低的可怜,味道也勉勉强强,也只是一些靠力气赚钱的穷苦人下工了来买一些,可是孙德天本身穷苦人家,给的量比大酒馆的足,勉强也过得去。后来在外出卖酒期间遇见了一位逃荒的老头,身上脏臭难闻,路人都避之不及,后来刚好在孙德天的卖酒摊子旁饿昏了,出于好心,孙德天就给老头喝了点水,见老头醒过来了把随身干粮给老头吃了,但老头虽然饿昏了,可吃起来东西还是显得非常有气质,不似其他难民狼吞虎咽,看老头多少缓过来点劲就给那老头又买了2个馒头让他路上吃,那老头倒也不拒,把馒头包好放到随身的破兜里边,一作揖,然后说:“多谢恩公救命之恩,看恩公以卖酒卫生,小老儿别无所好,对酒倒是一番情深,不知可否给小老儿来个2两解解馋”。这孙德天心想:“得,好人做不得,着吃我的和我的让我自己饿着肚子还不算,临走还要连吃带拿,哎!算了,算了,也是可怜人,今天生意也不好,罢了,好人做到底”。然后打开酒桶拿起老头递过来的一个脏兮兮的酒葫芦给倒进去2勺,只见递过去后,老头好像急不可耐的拿起先闻了闻然后轻轻地抿了一口,一皱眉:“恩公,你这酒入口发酸发涩,后味平淡,一尝就属于后劲不足,应该是缺少酒引,而且发酵时间过短,这样做出来的酒口感不好并且出酒量大打折扣,小老儿别的本事没有,就是多少对酒有点研究,今天承蒙恩公相救,无以为报,就把身上这张酿酒秘方赠与恩公,若以此法酿酒保管恩公生意兴隆”。说完从怀里摸出一张发黄的纸递给孙德天,那时候的人把面子看的比什么都重,况且在别人的摊位上说别人的酒不好,孙德天脸一沉可是随即就变了回来,心想:“你一个老头穷的连饭都吃不起了,如果真有这宝贝你还会这样,算了,我赶紧拿着让他赶紧走吧,别一会又出什么幺蛾子了,再耽误半天我生意就别做了”。慌忙接过来随意往兜里一塞拱手说感谢了,那老头也看出了孙德天多少有点不满了,然后呵呵笑着一拱手说告辞了,希望往后生意兴隆之类就走了。

  话说孙德天今天生意确实很一般,傍晚该收摊了还有大半桶,看看天叹了口气,无奈的挑着酒桶回去了,到家脸色很不好,老伴问起来怎么回事,孙德天就把今天老头讨饭有讨酒的事说了出来,说都怪那老头,从口袋里掏出那张纸就准备撕,老伴一看忙抢了过来说咱们酿酒本来就是土方法,酿出来的酒问道确实一般,既然有这个咱们为什么不先少酿点试一试,如果真的可以多少有点改善也好啊,哪怕真不行咱只当那几斤粮食扔了,以后好好卖咱们的酒,孙德天一想也是,两口子就照着那纸上边记载的忙活开了......。

  第二天孙德天还是跟以前一样挑着两桶酒去集市卖,生意还是不好不坏,一直也没有再见过那个讨饭的老头,到了新酒该出坛的日子,孙德天看着还是一副不相信的样子,倒是她老伴兴致勃勃,当酒流出的那一刻,满院异香,孙德天带着不敢相信的神情过去倒了一杯一尝瞬间眼神一亮,太好喝了,跟原来酿的酒一比起码提升好几个档次,但已经比那些酒坊出的酒好多了,只可惜第一次酿的太少,两口晚上乐的一夜没合眼,第二天拿着这酒去一卖,不大一会功夫就一抢而空,甚至还有人预定的,生意从来没有这么好过,回去以后就跟老伴忙活起来新酒的生产,随着生意的好转,客户需要的量越来越大,钱也赚得越来越多,孙德天开始雇人加大产量开启了酒坊,后来在一个吉日随着鞭炮齐鸣“孙氏酒厂”开业了,随着几代人的经营改进,酒厂生意更红火了......。

  未完待续

  作者寄语:下集更精彩!你们的支持是我写作的动力!

你可能也喜欢这些

赞助推荐

京公网安备 1101060200566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