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心情日记 > 随笔 > 大有闲心

大有闲心

推荐人:心尖 来源: 爱散文 时间: 2017-12-04 12:01 阅读:

  大有闲心

  国家是人民的更是正负的,人民和正负是对立的也有统一的时候。人民为正负纳税一是强迫二是被迫还要承担保卫国家的任务为正负出生入死但,也是正负的威逼利诱而那些为正负直接服务的官场人员,这个阶层里的人却一个个都拿为人民服务做幌子在为自己服务因此,他们才有可能是真正真心为正负唱歌赞美而正负也会为他们的私欲大开方便之口因此,我们听到的都是他们很辛苦很付出的奇谈怪论。再美好的人间在我看来其实很好实现,人人都献出一点爱这个社会就会变成美好的人间难道是胡说八道吗,这么简单的对人人友好的社会人为何都不愿意去多做一点,难道人间的社会人早就没有了一点点爱吗,正面的社会人吹起来无一不是大爱泛滥却来无由去无处。

  各国正负看上去相安无事的缘由互相形成了一种默契就是互不干涉内政是无条件的,我看其实这种又是很狭隘的理想主义也都做不得完全彻底,强国对弱小国家还是有随便颠覆和干涉很多都是通过帮助正负你来实现干涉小国人民的目的虽然不是很经常。自古以来大国也都是通过干涉入侵吞并由小变大还有所谓,路不平有人踩事不平有人管也都是多管闲事的夸张,认真起来也都是干涉内政的方面怎地就成了正当的理由喊了几千年而且光明正大还一身正气的侠义因此,细分之下没有根本的所谓内政外交之别就都是利益区分还可以随意转化,我的内政就是任何人和任何部门都可以干涉。

  危难之中见真金,当我身处危难之时他俩的表现和表演让我真正体会到了人间的冷,兄弟之间的冷漠也让我见识到他俩的虚情,他俩一眨眼把我轻松送回到一无所有。

  含悲忍泪向前走,只有董永遇娇娥。天大的笑话:奥运会徽,舞动的北京,中国印,遭别人其它国家专利抢注。吃屎去吧,高层人物的嘴所以,市场经济就是抢夺经济。

  据说浙江永康有个五金城,这里家庭作坊式的假冒伪劣小企业多如牛毛由此也就都是经济繁荣户户富裕的由来但,这些所谓的小企业除去给当地正负和国家带来巨额税收财富以外却从来不被管理也不被监督甚至,还有邪恶的保驾护航在作祟因此,来这里打工的各地打工仔的基本权益就成了被随意盘剥和克扣的巨大剩余价值他们,没有保障保护保险虽然一些法律法规都摆在那里却都是绝密档案一般被收藏起来不被用不会用没有用也用不起因此,就经常有偶尔的报道出来很小声马上消扎在我的耳朵里回响泛滥波涛汹涌工人的手指头,一二再三地接四连五被切断被切掉被切除被切没,这可都是年轻有为正当年的小伙子但给正负打工的人和老板们就绝对不会有这样的遭遇而且,他们变身成为残疾人以后巨多是没有足够的医疗和依法的倍偿和补偿而且,爱美之心促成严重的面子工程受害者多是不愿意把自己的残疾手掌摆在脸前而这个社会的发展光鲜就严重地被摆在正堂中央都来看,谁也不去想还都是看习惯了精致就想象不到它的背后竟然是贪污受贿违法犯罪色情卖淫毒品走私暴力抢劫污染破坏大量死伤的经济恐怖事件因此,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就是一句空荡荡的话因为法律的制定者和执行者都是同一拨人,他们首先就是努力维护自身的利益并保持其先进性优越感和自信心就比如改革初期开始个人负担劳保,他们就不声不响地要求他们自己一分钱不用负担而且此事早晚隐藏掩盖到,纸里包不住火的时候就木已成舟也无法挽回就算你们意见再大也无济于事他们也还是厚着脸皮为自己辩护死气白咧的死猪不拍开水烫,就是要各项社会福利包括医疗福利比起你们社会自由人高才是先富起来的地位高的优越和统治者的心态因此,贪污受贿罪比起来盗窃抢劫就差很多的判刑年限因为贪污受贿的基本人群和抢劫盗窃的基本人群不在同一个社会人群阶层,这是天生的不可逾。

  真正高档豪华秘密的地方平常普通人没有机会去看看还有地方一辈子也不会去,不过银行像这种地方还是要去的而且我看着就很不错比起来算是一流我的见闻,干净亮堂先进宽敞大大的大厅厚厚的玻璃隔离墙和里面的电脑钞票还有年轻漂亮的姑娘,一些人在外面等着叫号她们都是慢吞吞地故意放慢自己的节奏意思是要正确无误地工作,就不像前些年银行还要求服务第一的流行时据说每笔业务还有时间限制但是后来,随着业务的泛滥还有保险业务在这里蹲号守候虎视猎物也就故意放下速度第一的冒号,追求起来平稳可期有礼貌的机遇如果把存款变成某个保险品牌的欺诈,那个利润的收入就高过大大的存款还不如消费来的合乎国家政策和利益因此,外围的服务多起来还有咨询和问候的主动和推销就是希望你把名字签在他们制定的合同上还有法律为他们撑腰但这样做的本质,就还是有些危机的感觉给逼迫造成的就比起来电业局差很多我们大十字口的电业大厦,二十几层的高楼全是豪华装饰我们就从来没有进去的机会据说里面没有几个正经人在办公却都是服务员模特的进出有看见,宾馆卧室的传说在流行顶级大餐厅的饕餮盛宴每天有就算是夜晚也没有几层的灯光向外射出来的猛劲还有密度板式的警卫在把守几个人的悠闲。从电业大厦向西不知是谁的注意又征来了土地又盖起来四层大楼有东西两个大门七八十米的幅度,可是这大厅每次进去买电就有最多两个女人在服务还有自动电流贩卖设备机器,她们两个女人也没有话说就坐在那里还有每次的不同模样也不用进货上货也不用点钞验钞也不用键盘输入跟你对话,这就比起来银行但是法院呢,电业局又算什么,人家法院的办公楼据说每个法官一层住宅楼的顶层都没人就空着要啥有啥就不怕你贪赃枉法还有,它们一路向北几乎买下整个广告一条街的门市就再盖起来门市出租,据说那点租金给家属吃早点的特供都不够。

  20031109日。

  (一个食不果腹的小买卖小摊贩还处在起步当中,还有闲心算计这些破事的不务正业。)

赞助推荐

京公网安备 11010602005669号